培训视频网站「抖音短视频运营(直播带货)培训班第三期顺利结业」抖音短视频运营(直播带货)培训班第三期顺利结业

【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权】

光明日报记者 陈慧娟

永川区在山城重庆很另类,它是这里地势最平坦的区县。但平坦的地势也为永川区大规模发展制造业提供了可能。

在永川行进,车窗外会不断掠过整齐的工厂厂房,与工厂相伴相生的还有成片的职业教育学校校区。这正体现着永川在重庆乃至整个西部承担着的重要职能——《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明确赋予永川建设现代制造业基地和西部职教基地的功能定位。

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对职业教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加快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如何将职业教育打造成为有吸引力的教育类型?如何使其与市场需求对接?永川区正在进行积极探索。

“学生有意愿,我们百分百会聘用”

永川区发展职业教育由来已久。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起步,90年代抓住国家推进教育改革机遇,大力引进和培优扶强民办职业院校,相继发展了14所民办学校,到2004年基本成型,探索出城校互动的模式。2017年,永川区委区政府出台《关于加快建设现代职业教育高地的意见》和《加快建设现代职教高地激励政策24条》,永川转向打造产业、城市、职业教育和创新融合发展的职教生态。永川现有大中专院校17所,其中中职学校8所、高职学校5所、应用型本科2所、成人教育学校2所,在校生规模达14.4万人,此外还有短期职业技能培训机构22个。

2017年年底,长城汽车在永川布局了全国第四个整车生产基地。之所以选择永川,除了看中这里位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发展潜力,运输条件便利,以及汽车产业链上下游配套完备,长城汽车重庆永川工厂行政总监安玉贺还强调了这里的用工保障能力。

“永川工厂是一个新工厂,目前在提产状态,预计到今年年底将达到1万人的规模,如果大量去其他省份招工,人员流动性很大,对企业来说能在当地满足用工需求是最好的。”安玉贺说。

最初学生毕业来工作时,与长城汽车的预期有些差距。“学校教的是一些比较老的技能,而现在自动化、智能化设备操作已经是主流了,我们需要工人熟悉设备操作,能解决设备出现的小问题,能够维护保养。”安玉贺介绍,2018年,长城汽车与永川职业教育中心合作,开设了4个订单班。订单班的课程由学校与企业共同打造,第一年学习基础理论;第二年企业派设备技术人员、企业文化导师进入学校,双方共同授课;第三年,企业专门为学生在流水线上建设了实训中心,实操一线技术。目前,长城汽车已与永川多所职校合作开设10个订单班,并在重庆城市职业学院建立了长城汽车智能制造产业学院,“毕业后只要学生有意愿,我们百分百会聘用”。

以企业为主导的职教发展模式

作为西部大开发重要战略支点、“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重庆重点规划发展汽车摩托车、装备制造、材料冶金、电子信息、综合能源等产业领域。2020年,华为等数字经济头部企业落户西部(重庆)科学城,同时华为还在永川落户了一所职业教育学校。

华为(永川)联合技术创新中心设立在重庆智能工程职业学院,课程围绕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汽车等国家急需的新技术开设。“华为派很多高级技术人才共同进行课程建设,平时既会来学校参与授课,也会开办讲座。同时华为全球培训中心面向工程师的课程,我们学生可以在线同步学习。华为最新的设备、技术都在学校的实训当中运用。毕业后华为会在学生中优选,并进行认证考核。华为的认证在业内认可度很高,即使不去华为,也会在上下游企业获得不错的就业机会。”重庆智能工程职业学院理事长程前介绍。

近3年来,永川对接企业68家,校企共建实训基地303个;围绕产业办专业,三年内新开设新能源汽车技术、智能制造工程等与川渝两地主导产业紧密相关的特色专业51个,建成国家级重点专业22个。

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教授赵树坤认为,永川区根据社会需要切实改进职业教育课程体系,畅通企业需求,提高学生技术的含金量,这样学生的受教育权就与就业权相互内嵌,提升了个体的发展能力。

《光明日报》( 2021年05月25日03版)

?

记者 宋祖锋 通讯员 安睿

男子俩月往合作的培训学校送了537名学员,却不肯往学校交费。学校无奈之下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要求以侵占罪追究男子的刑事责任。在即墨法院刑事庭法官的调解下,双方在庭审前达成和解协议,被告人马某一次性支付瑞博学校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70万元,自诉人自愿撤回自诉。

2020年,马某主动与青岛市即墨区瑞博职业培训学校建立联系,获得瑞博学校授权,向瑞博学校推荐学员进行技能培训,待学员完成考试后代为收取培训费用。2020年10月25日至2020年12月底期间,马某共向瑞博学校推荐537名学员进行技能培训并完成相关考试,每名学员应按照人民币1200元/人的标准缴纳培训费,费用共计人民币644400元。马某在收取全部培训费用后,拒绝向瑞博学校付费。2022年7月22日,瑞博学校向即墨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要求以侵占罪追究马某的刑事责任。

承办法官姜冰在认真阅卷深入梳理案情后,认为该案应从积极化解矛盾纠纷、修复社会关系出发,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尽最大可能促成当事人和解。姜法官多次与马某联络沟通,耐心释法说理,动员马某主动退还侵占财物,协调双方进行调解,最终双方在庭审前达成刑事和解,马某一次性支付瑞博学校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70万元,瑞博学校也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法院经审查后准许了瑞博学校的撤诉申请,该案实现案结事了,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

胶东在线9月5日讯(记者 汤萌)学员徐培培说:“我们公司里的几个运营部门的同事一起来的,就是为了学学怎么更好地运营公司的抖音号和快手号。通过这两天的学习,我们纠正了很多直播过程当中的错误,并且学到了很多理论知识,相信能让我们的运营水平和销量都得到很好的提升!”9月4日,由胶东在线网站主办的2022烟台广电抖音短视频运营(直播带货)培训班第三期圆满结束,48名学员顺利结业。

第二期共48名培训学员,分别来自烟台各区市,他们中有电商小白,也有自主创业人士,学员们带着对直播的憧憬,从烟台各地来到烟台广播电视台。接受了两天系统的培训,学员们掌握了直播及短视频运营的技能,在直播运营中遇到的困惑与难题得到了解决,为踏入互联网营销行业打下了结实的基础!

培训采用课堂培训+直播实训相结合的形式开课,课堂培训内容主要围绕短视频拍摄剪辑、抖音直播操作及运营等方面授课,从短视频拍摄分析到视频剪辑,从直播入门到直播演练,都有专业培训师进行手把手讲解,量身打造全套培训,帮助学员从直播小白变身主播达人。

此外,为了更好实现培训效果,胶东在线还在烟台广播电视台搭建烟台好物实练直播间。在培训最后一天,每位学员都在此模拟展开直播实战!在直播实练中解放天性,克服镜头恐惧,充分利用了这几天老师们讲的内容,在脚本文案策划、直播话术还有直播节奏等方面,加上自己的特色,展现出了不一样的风采。

学员王雪梅此前是做保险行业的,前段时间刚刚辞职,她说:“我觉得现在短视频直播是一个巨大的风口,所以也想学着做做运营,拍拍视频。一直苦于没有专业老师指导,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咱们这在做直播培训,我就赶紧报名来学。这两天的学习非常充实,不仅学习了如何引流、做数据,更加懂得了当下短视频题材的热点,并且了解了如何孵化自己的ip。”

?

3月28日,在纠结整整两天后,37岁的陈琳放弃了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机会,选择在家带娃。“女儿刚满1岁,婆婆爷爷外公外婆都在工作,托育机构一个月要花近6000元。”陈琳有些感慨:找个趁心的托育机构,怎么那么难?

2022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发展普惠托育服务,减轻家庭养育负担。发展婴幼儿照护服务,也被纳入重庆市政府2022年15件重点民生实事清单,并提出今年预计新增托位1万个,全市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达到1.8个的目标。

当下,重庆托育服务现状如何?如何让育幼家庭享受到更加便利、优质、安全的托育服务?连日来,重庆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调查。

超三成家庭有较强烈托育需求

3月21日早上8点半,家住渝北区的陈玲将1岁的儿子送进爱德凯国际婴幼儿托育中心。“孩子年龄小,上不了幼儿园,但是家里实在没人带。”陈玲说,她与丈夫都要上班,父亲突然重病,母亲抽不出身照顾外孙,尽管每月收费4000多元,也只有把孩子送进这家托育中心。

2月24日,渝北区龙山街道暖房子托育中心,孩子们根据年龄段有不同的教室和老师。记者 崔力 摄/视觉重庆

事实上,陈玲并不是个案。“现代女性生育年龄越来越晚。她们生育时,父母年老,有心无力。她们中很多希望能将更多时间放在工作中,所以选择将孩子放在托育机构中。”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分会主任委员、重庆市妇幼保健院教授黄国宁说。

育儿观念的改变也是年轻父母选择将孩子托育的原因。“我爸妈对孩子过于溺爱。”28岁的陈云坚持将9个月大的女儿送进了托育机构,她认为,这样可以培养孩子的独立生活能力和社交能力。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调查显示,全国现有0-3岁的婴幼儿4200万左右,其中,1/3的家庭有比较强烈的托育服务需求。

“重庆情况也差不多。”市人口与家庭发展研究中心专家表示,目前,托育服务在重庆逐渐成为刚需。

数量、收费、人才三个短板制约发展

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托育机构指的是经有关部门登记、卫生健康部门备案,为3岁以下婴幼儿提供全日托、半日托、计时托、临时托等托育服务的机构。主要包括专门的托育机构、幼儿园托班、早教机构等。

来自市卫生健康委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市提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机构有1300余家,其中,开设托班的幼儿园(点)406个、托班485个。我市每千人口拥有婴幼儿托位为1.5个。

2月24日,渝北区龙山街道暖房子托育中心,一位老师正在安抚小朋友。记者 崔力 摄/视觉重庆

“现有托位数量远远满足不了幼儿家庭的入托需求。”重庆市人大代表、璧山区法院副院长赵红敏说,她就全市托育机构发展情况调查发现,供给和需求缺口比较大,托育机构资源分布也不均衡,主要集中在中心城区,普惠性的托育机构少之又少。

除了数量少,托育机构收费普遍较高。记者走访了几家重庆的托育机构发现,目前其收费价格在4000-8000不等,价格差距大多由托育规模和服务内容决定,例如是否有外教、婴幼儿的月龄等情况相关。

2月24日,渝北区龙山街道暖房子托育中心,老师带领孩子们在公共区域玩耍。记者 崔力 摄/视觉重庆

此外,专业保育人才的缺乏也是当下托育机构面临的一大难题。一托育机构负责人便坦率地表示,目前,不少保育人员并无专业的学历教育背景,有的学的是学前教育相关专业,有的是经托育机构短期培训后上岗。

市人口与家庭发展研究中心专家指出,“学前教育的内容和婴幼儿托育服务的内容有相似,但又有不同,前者是对3—6周岁儿童实施的保育和教育,后者服务的对象是0—3岁的婴幼儿,年龄不同,保育和教育的内容就不同,对工作人员的要求也各不相同。”

例如,托育机构的人员要引导幼儿运用各种感官探索周围环境,逐步发展注意、记忆、思维等认知能力,这需要专业的指导和系统的学习。

对此,市内某托育机构负责人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称,“有经验的保育人员本来就不好招,流动性也大,钱少了留不住人;但收费高了,又招不到孩子,运营压力较大。”

专家建议增加多种形式托育服务

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2021年,国家卫健委印发了《托育机构保育指导大纲》,明确规定了7—12个月、13—24个月、25—36个月婴幼儿在营养与喂养、睡眠、生活与卫生习惯、动作、语言、认知等上的保育要点。

2月24日,渝北区龙山街道暖房子托育中心,孩子们根据年龄段有不同的教室和老师。记者 崔力 摄/视觉重庆

“如今国家开始重视并发展托育行业,这提振了我们的信心。”爱德凯国际婴幼儿托育中心运营总监王明燕说。

事实上,重庆也在行动。“重庆已将托育服务列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点任务,明确‘十四五’期末每千人口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不少于4.5个。”市卫生健康委有关负责人称,目前,市卫生健康委联合市发展改革委,实施了城企联动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累计已争取中央预算资金5099万元,计划建设普惠性托位5099个。

在保育人才培养上,2021年,教育部印发《职业教育专业目录(2021年)》,其中婴幼儿托育服务相关专业新增进目录。去年,重庆护理职业学院新设了婴幼儿托育服务与管理专业,已招生30多人。今年,重庆市南丁卫生职业学校、重庆市轻工业学校新增了婴幼儿托育专业,正在招生中。

针对托育机构数量不足等问题,市政协委员、江北区政协副主席马懿建议,应该通过完善土地、住房、财政、金融、人才等支持政策,引导社会力量开办托育机构,鼓励公办幼儿园充分发掘潜力,增开托班,在办园经费、教师待遇、生均经费等方面给予支持,并从规划上推动托幼一体化发展,统筹规划新建幼儿园资源布局。

0 评论

发表评论